账号:
密码:
笔趣阁 > 女生言情 > 穿书后,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 > 第1535章 温颜夫妇(70)
  “我还没退婚呢,她就是我未婚妻。”霍词被她这句话给刺激了,火气蹭的窜到了天灵盖:“你就继续激怒我,你看我退婚不退婚。”
  “你就算是不退,我也有办法。”南宫冷玉说完,抬脚就走。
  “你高考成绩没我多,耍无赖是吗?现在的机会,还是我大发慈悲赏给你的呢?”霍词也恼了,看着她的背影:“小白脸,你还有没有良心了?”
  他已经给过她一次机会了,她自己高考没考好,分数没他高,反过来还是他的错了?
  南宫冷玉想到这个就来气,高考成绩,她就比霍词少了那么0.5分,就输给他了,越想就越窝火,输给谁都好,就是输给霍词,让她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。
  温若水听到后面好像在吵架,回头看了一眼,就见南宫冷玉冷着一张脸过来了,小声道:“你觉得霍词跟玉儿,他们俩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 玉儿高考的时候,分数没比过霍词,输给他了,婚就没退成,两人就继续纠缠了下去,一直到了现在,谁知道是为了退婚而退婚,还是为了别的事情。
  颜远非叹了口气,道:“老六要是不在意一个人,不会想方设法把她留下来的,他是当局者迷,陷进去了而不自知。”
  温若水皱了皱眉,压低了声音:“你是说霍词他喜欢上了男人身份的玉儿?”
  颜远非笑了:“他自己现在估计也在抑郁中,怀疑他自己的性取向呢!”
  老五倒是跟他提过,又一次跟老六一起喝酒,老六喝醉了之后,就开始说什么喜欢男人,不喜欢男人之类乱七八糟的话,还拉着老五跟他做实验,还要亲老五,试试感觉来着。
  温若水低叹一声,又回头看了眼他们两个,她得找个时间问问玉儿,到底是怎么想的,这一转眼的功夫,她来到华夏都一年多的时间了。
  她嘴里一直说是为了退婚,可别是只拿着退婚当借口,其实已经对霍词有所动心了。
  霍词这个人,熟悉了之后就知道,品性还是不错的,可这样的人,做兄弟行,能两肋插刀,可做男朋友,做伴侣不行,他太花心了,没有定性,不合适。
  “老六他只是没有碰到合适的人。”颜远非像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,帮霍词说了一句:“等到他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他就会定下心来,非她不可了。”
  他自己的兄弟,他还是了解的,之所以这么勤快的换女朋友,只是不爱而已,也是做给霍家那边的人看,表明他不想家产,只想游戏人间,做一个花花公子。
  可他要是一直这样,等他醒悟过来,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他自己。
  温若水跟颜远非一起。
  南宫冷玉怕自己打扰到他们,也怕因为她跟霍词吵架的事情影响他们的心情,干脆就开车下山了,去营地等他们。
  霍词眼睁睁的看着她开着车跑了,在后面追:“小白脸,你给我等等,你给我停下来听到了没有!”
  呵,就她那破技术,在这种都是石头,坑坑洼洼的山路上,要是出了危险怎么办?
  嘁,出了危险就出危险,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就算她出了意外,掉山沟沟里,又关他什么事儿呢?
  “大坝就建在那边。”颜远非指着很远处的峡谷,仿佛已经看到了不久的将来,恢弘的大坝。
  温若水看着男人的眼睛,他说起这些的时候,眼底都是光,像是沉了万顷的星芒一样耀眼,让人止不住的心动,仰慕。
  她知道,她喜欢的人,是很了不起的人,是会被华夏的人民永远记住,永远爱戴敬仰的人。
  颜远非跟温若水,走了一圈之后,找了个大石头并肩坐着休息,看着面前的大好河山,只觉的胸间都是激昂澎湃。
  温若水才发现,霍词还在,就在不远处的地方站着,往山下丢石头呢,动作极为用力,一身煞气,明显就是发泄情绪似。
  霍词没想到自己就一句话,小白脸就生气了。
  她那是什么德行,大男人的跟个女人似的,小肚鸡肠的,动不动就生气,惯的她!
  她走就走了,爱去哪里去哪里,他要是再管她,他就不是霍词!
  “你去看看?”温若水看了眼颜远非。
  玉儿开车走了,他还没走,肯定是两个人还在生气闹别扭,看看霍词这副样子就知道了。
  “我去问问。”颜远非拄着拐杖,走到了霍词身边。
  霍词用力丢了一块大石头,一脸的脏话,最后就吐出了一个字:“艹!”
  然后,又是一脚踹飞了一块石头,黑着一张俊脸,像是跟石头有仇似的,踹飞了之后还是没消气。
  颜远非叹了口气,看着他:“老六,你这是跟谁置气呢?”
  霍词冷笑一声:“我跟我自己,不行吗?”
  颜远非不置可否,只问他:“她一个人下山,你放心的下吗?”
  霍词嗤了一声,死鸭子嘴硬:“她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为什么要担心她?她是我什么人啊?”
  颜远非笑了:“对,跟你没有关系,那你在这里跟石头闹什么脾气,这山里的石头得罪你了?”
  霍词眼底神色蓦地一凝,又踹飞了一块石头,吊儿郎当的道:“得罪我了,磕到我脚了,等改天,我就把这山给炸了。”
  颜远非无奈的低叹一声:“那边有车子,担心的话就跟去看看,你在这边拿石头撒气,她也不会知道。”
  霍词冷哼一声:“老子不去,老子为什么要去?”
  颜远非也不再劝他,就他这臭脾气,他自己不想通了,谁跟他说什么都没用:“我听水水说,她开车技术不是很好,这山路崎岖的,要是万一……”
  “二哥!”霍词一声厉喝,打断了他的话:“这种话是能瞎说的吗?”
  颜远非心道不是不在乎吗?他还没说什么呢,这么紧张做什么?
  霍词冷着一张俊脸,抬脚走就,一边走一边问:“车在哪?给我钥匙,我饿了,回去吃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