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笔趣阁 > 女生言情 > 暖婚100分:总裁,轻点宠 > 第2086章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
  沈知夏一晚上没睡好,还好已经毕业了,不需要早起上学。
  换成是平时,她就算不上学,也一定会定好闹钟起床陪厉温故吃早餐的,但今天破天荒没有。
  楼下餐厅,厉温故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,等在ipad上浏览完新闻,这才发现有哪里跟平时不一样。
  他蹙了蹙眉,望向一旁站着的女佣,“夏夏呢?”
  女佣道,“许是终于毕业了,可以睡懒觉了吧......不过她平时周末也从来不睡懒觉的,要不我去叫她起床?”
  厉温故想起昨晚沈知夏掉泪的样子,很快道,“不用了,让她睡吧。”
  “是。”
  厉温故吃了早餐,便起身去上班了。
  女佣收拾好桌子,左等右等,都快十点钟了,还没等到沈知夏下楼来,正想着上楼看看,门铃便响了起来。
  女佣去开门,看见曲俊站在门外。
  “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”
  “温故让我送东西给夏夏,夏夏人呢?”
  “还没起床呢,我现在去叫。”
  女佣一转身,看见沈知夏从楼上下来,立刻上前道,“夏夏,你起床了啊?曲俊来了,说是温故让他送东西来了呢。”
  沈知夏的神色很淡,完全没有平时的期待,“知道了,请他放下吧。”
  “夏夏,你怎么了?”曲俊拎着一个精致的纸袋进来,“你过来看看,这个限量款的包是温故特意让我给你送过来的,听说这个包是月牙想要的,被温故拦截下来送给你,帝都只有这一个,绝无仅有呢。”
  沈知夏看了一眼,“劳烦曲俊大哥跑一趟了,你去忙吧。”
  曲俊把袋子递给女佣,仔仔细细看了看沈知夏的脸,蹙眉道,“夏夏,你脸色很差,眼睛都肿了,怎么回事啊?”
  “没怎么,昨晚没睡好,我一会儿拿冰块敷一下就好了,你不要告诉别人,尤其是月牙姐姐,免得她担心。”
  “月牙身为姐姐,自然是关心你们的,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肯定不告诉她,你放心吧。”
  “谢谢曲俊大哥。”
  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沈知夏送走曲俊,回到客厅,女佣朝她招着手,“夏夏,你过来打开这个,让我见识一下月牙都想要的限量款包长什么样嘛。”
  沈知夏没心情,“你自己拆开看吧,我不介意的。”
  “那可不行,这盒子包得这么好,说明是温故精心给你准备的,必须你亲自拆才行。”
  沈知夏扯了扯唇,“你想多了,这怎么可能是温故亲自准备的,他不过就是花点钱而已,估计连这个包长什么样子,他都不知道。”
  “那也是他的一片心意呀,别人求都求不来呢,你快打开看看吧。”
  沈知夏拗不过她,只能去打开了盒子。
  层层精美的包装里面是一个包,很大气很酷的黑色,风格是比较休闲百搭的。
  “哇,这皮质真好,一定很贵吧?”
  “前几天听月牙姐姐提过,好像要几百万吧。”
  女佣震惊,“一个包这么贵?什么东西做的啊?”
  “好像是鳄鱼皮的,现在做一个少一个了。”
  “也是,物以稀为贵嘛。”女佣道,“夏夏,你看温故对你多好啊,这包可是月牙想要的呢,温故不给月牙,却给了你,可见你在温故心里的分量。”
  “分量?”沈知夏苦笑,“人贵在有自知之明,我在温故心里没有任何分量,顶多是他想哄我开心,让我对他没有意见,不去布桐阿姨面前乱说话罢了。
  亲人毕竟是亲人,他疼月牙姐姐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我怎么可能跟月牙姐姐比,我也没想过要比......”
  “那是现在,等你们结了婚,你不也是他的亲人了?夏夏,你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心思重,想开点才能过得开心自在,毕竟你现在站的位置,可是外面多少女人求而不得的呢。”
  沈知夏吸了吸鼻子,眼泪却忍不住砸在包上,“是啊,原本就是我死乞白赖要跟温故在一起,是我什么都不管不顾,他原本就是很抗拒这件事的,我已经得到他的人,成为他名义上的女朋友了,又有什么资格贪心,去要求得到他的心呢?是我想要的太多了......”
  “夏夏,你可不能这么说,男孩子比女孩子成熟得晚,温故只是没开窍而已,他也没见得看别的女孩子一眼,说明他只是没把心思放在爱情上,等他开窍了,自然会知道你的意义。”
  沈知夏擦擦脸上的眼泪,道,“今天我们说的话,你不要告诉任何人,就当我没说过。”
  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  “我把包给包好,你送过去给月牙姐姐,就说是温故送给她的,别说是我转手送的。”
  “可这是温故给你的呀,你给月牙干嘛?”
  “我不喜欢包,这么贵的包给我背太浪费了,月牙姐姐气质好,很适合她。”
  “夏夏就是大方,那我先去给你做饭,一会儿再给月牙送过去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......
  厉星辰收到包很高兴,听女佣说是厉温故送的,也没有怀疑,直接给厉温故打了电话过去。
  “怎么了?”厉温故接起电话,“我在开会。”
  “开会呀,开会还接我电话干嘛?挂了吧挂了吧。”
  “以为你有急事,有事就说。”
  “没什么急事,你忙完再给我打过来就行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厉星辰窝在沙发欣赏着新宠,约摸过了二十多分钟,厉知新回了电话过来。
  “故故!”厉星辰很高兴,“原本以为我昨天讹了你,你要晾我一阵子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给我买包了,故故真好,姐姐爱死你了!”
  厉温故静默片刻,很快反应过来了,“那不是给你买的,是给夏夏的。”
  厉星辰:“......???”
  “那夏夏送给我干嘛?你送的东西她哪样不是当宝贝供着,恨不得每天给那些宝贝上三炷香。”
  厉温故:“......”
  “厉星辰,你夸张了。”
  “哪里夸张了,我说的都是大实话,夏夏有多重视你,你是知道的,不过今天还真是破天荒,居然把你送她的包转送给我,怎么,你俩吵架啦?”
  厉温故想起昨晚沈知夏说的话,开口道,“你以后不要在她面前乱说话。”
  “......我乱说什么了?”
  “你是不是跟人家说我吃醋了?”
  厉星辰:“......”
  “你俩昨晚回去不会是把这事聊开了吧?都聊了些什么啊?”
  “我没吃醋,当然要否认,我根本没注意到视频里那个男同学有什么特别。”
  厉星辰:“......!!!”